岚煊

第三章

https://siwanglimingqu.lofter.com/post/310ebcd7_1c7f82fd9

☝第二章在上面

1.我们俩个都是第一次创作,文笔不好忽喷

2.OOC

3.有原创剧情

4.有自创人物

▔▔▔▔▔▔▔▔▔▔▔▔▔▔▔▔▔▔▔▔▔▔▔▔▔▔▔▔▔▔▔▔▔▔▔▔▔▔▔▔▔▔▔▔▔▔▔▔▔▔▔▔▔▔▔

    百家无人不知江家这位年轻的家主戒备魏无羡已到了接近疯魔的地步,宁可抓错绝不放过,看到疑似魏无羡夺舍之人就会带回云梦江氏严刑拷打,若是让他把这个人绑回去,势必要教他去半条命。蓝思追道:“江宗主,事实摆在眼前,莫公子并未被夺舍,您又何必为难一个籍籍无名之徒?”


    江澄冷冷地道:“那不知蓝二公子又是为何从刚才起就一直要护一个籍籍无名之徒啊?”


    魏无羡忽然噗噗笑了两声。


    他道:“江宗主啊,那个,你这样纠缠我,我很为难哪。”


    江澄眉头跳了两下,本能地预感这个人接下来绝不会说什么让他展颜的好话。


    魏无羡道:“你太热情了,谢谢。但是你也想太多了。就算我喜欢男人,也不是什么样的男人都喜欢的,更不会是个男人招招手我就跟着走。你这种的,我就没有兴趣。”蓝忘机眉头微微跳了两下


    魏无羡这是存心恶心他。江澄此人,最讨厌被人比下去,无论是多无聊的比法,只要有人说他不如另外的某某,他就会心中生气,茶不思饭不想,非要赢过去不可。果然,江澄脸都青了:“哦?那请问,什么样的你才喜欢?”


    魏无羡道:“什么样的?嗯,含光君这样的,我就很喜欢。”蓝忘机听了,十分淡定地转过身。


    他面无表情道:“这可是你说的。”


    魏无羡:“嗯?”


    蓝忘机回头,不失礼仪,却不容置喙,道:“这个人,我带回蓝家了。”


    魏无羡:“……”


    魏无羡:“……啊?”


    蓝忘机见他这幅模样,心中一痛,果然,魏无羡刚刚那句话绝对不是真心的……


    暗处


    眼睛的主人抿了抿唇,紫色的眸子闪过一丝惊喜,“哥哥,我终于找到你了”唇边轻轻勾起一抹笑意,如果含光君在他身边的话,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发生的吧……


    蓝氏仙府坐落于姑苏城外一座深山之中。


    错落有致的水榭园林里,常年有山岚笼罩着延绵的白墙黛瓦,置身其中,仿若置身仙境云海。清晨雾气弥漫,晨曦朦胧。与它的名字相得益彰——“云深不知处”。


    山静人静,心如止水。唯有高楼上传来阵阵钟声。虽非伽蓝,却得一派寂寥的寒山禅意。


    这份禅意却突然被长长的嚎哭划破,让不少正在晨读与练剑的子弟和门生一个哆嗦,忍不住朝声音传来的山门处张望。


    魏无羡在山门前抱着花驴子哭,蓝景仪道:“哭什么哭!是你自己说喜欢含光君的。现在都把你带回来了,你还嚎什么!”


    蓝景仪道:“好啦!别吵了,云深不知处内禁止喧哗!”


    蓝忘机静立山门之前,充耳不闻,冷眼旁观。等魏无羡声音小下去一点,道:“让他哭。哭累了,拖进去。”‘魏婴……’


    魏无羡抱着小花驴,哭得更伤心了,拿头撞了撞驴子。


    魏无羡道:“我喜欢男人的,你们家这么多美男子,我怕我把持不住。”蓝忘机默默想道,魏婴还在装啊……


    蓝思追给他讲道理:“莫公子,含光君把你带回来,其实是为你好。你若不跟我们走,江宗主不肯善罢甘休的。这么多年来,被他抓回江家莲花坞拷问的人数不胜数,而且从来没人被放出来过。”


    蓝景仪道:“不错。江宗主的手段,你没见识过吧?毒辣得很……”说到这里,他又想起“背后不可语人是非”一则,偷看一眼蓝忘机,见含光君没有责罚的意思,才大着胆子嘀咕下去:“都怪夷陵老祖带起的一股歪风邪气,学他玩那一套而不正经修炼的人太多了,这个江宗主又疑神疑鬼。全都抓回去他抓得完吗?也不看看,就你这个样,笛子吹成那个德行……呵。”


    这一“呵”,胜却千言万语。蓝忘机看魏无羡有些尴尬地辩解:“这个,其实,说来也许你们不信,我平时笛子吹得还可以的……”


    尚未辩解完,自大门之中,迈出几名白衣修者。


    这几人身穿蓝家校服,个个素衣若雪,缓带轻飘。为首之人身长玉立,腰间除了佩剑,还悬着一管白□□箫,脸上带着一抹笑。他身旁那人同样脸上带笑,长发垂在脑后,眉眼间是显而易见的温柔,五官端端正正,样貌十分美丽,腰间上却是一把匕首。


    蓝忘机见为首那人,微微俯首示礼,来人亦还之,望向魏无羡,笑道:“忘机从不往家中带客,这位是?”


    这人和蓝忘机对面而立,如照镜子一般。只是蓝忘机瞳色极浅,淡如琉璃,他的眼睛却是更为温润平和的深色。


    正是姑苏蓝氏家主蓝涣,泽芜君蓝曦臣。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姑苏蓝氏,向来公认是美男子辈出的家族。这一代本家的双璧更是格外出挑。这两兄弟虽非双生子,容貌却有八九分相似,难以分出确切高下。然而,一种颜色,两段风姿。蓝曦臣清煦温雅,款款温柔,蓝忘机却过于冷淡严正,拒人于千里之外,失之可亲。故在仙门世家公子品貌排行中,以前者为第一,后者为第二。他身旁那位是蓝家内门弟子——彼梦。彼梦如同蓝曦臣一般温柔,同时也是蓝启仁的得意弟子,彼梦为人近乎完美,从未违反过蓝氏家规,十分聪颖,瞳色是微微的淡酒红色,不过因为不是世家子弟以及个人的原因,并未上榜,不然,以彼梦的样貌,至少能进前三。


    蓝曦臣不愧为一宗之主,看到魏无羡抱着一头花驴子,也没露出半分不自然的神色。魏无羡笑容满面地放开驴子,迎了上去。蓝忘机看他模样,便知他想要干什么了,回头看他一眼,他上下两片嘴唇便分不开了


    蓝忘机回头,继续一本正经地与蓝曦臣对话:“兄长可是又要去见敛芳尊?”


    蓝曦臣颔首:“一同商议金麟台下次的清谈会。


    魏无羡张不开嘴,悻悻然回到花驴子身边。


    敛芳尊便是现任的兰陵金氏家主金光瑶,金光善唯一承认的一个私生子,金凌的小叔叔,金凌生父金子轩的异母兄弟——同时也是他现在的身份莫玄羽的异母兄长。同样是私生子,却是天差地别。莫玄羽在莫家庄睡地砖吃剩饭,金光瑶则坐在修真界最高的位置呼风唤雨,蓝曦臣想请就请,清谈会想开就开。不过也难怪金蓝两家家主私交甚笃,毕竟是结义兄弟。


    蓝曦臣道:“你上次从莫家庄带回来的东西,叔父拿去看了。”蓝曦臣解了他的禁言,对蓝忘机道:“难得你带人回来,还这么高兴。须好好待客,不可如此。”


    蓝忘机眨了眨眼,什么也没说,目送蓝曦臣离去后,蓝忘机道:“拖进去。”


    魏无羡就被活生生拖进了这个地方。


    蓝家以前登门的都是望族要人,从没有过他这样的客人,诸名小辈推推搡搡拥着他,都觉得新鲜好玩儿,要不是家规森严,沿途必然洒满一片嘻哈之声。蓝景仪道:“含光君,拖到哪里去?”


    蓝忘机看了一眼,道:“静室。”


    “……静室?!”


    众人面面相觑,不敢作声。


    那是含光君从来不让其他人出入的书房和卧房啊……


    静室内陈设甚简,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折屏上工笔绘制的流云缓缓浮动变幻,一张琴桌横于屏前。角落的三足香几上,一尊镂空白玉香鼎吐露袅袅轻烟,满室都是泠泠的檀香之气。


    蓝忘机去见他叔父商议正事,魏无羡则被摁了进去。蓝忘机知道,以魏无羡的性子,他肯定不会老实呆着。在告别叔父后,蓝忘机径直朝冷泉走去。


    蓝忘机将衣服方方正正地叠好,放在一旁,而自己则是走下冷泉,冷泉泉水冰冷刺骨,不比温泉,没有热气弥漫迷人眼帘。正待蓝忘机静静地站在冷泉中时……


▔▔▔▔▔▔▔▔▔▔▔▔▔▔▔▔▔▔▔▔▔▔▔▔▔▔▔▔▔▔▔▔▔▔▔▔▔▔▔▔▔▔▔▔▔▔▔▔▔▔▔▔▔▔▔





前天,我让我妈买的


公告

md我搭档手机被没收了,所以不出意外的话,大部分都是我更,以及效果和文笔肯定不如原来好的。因为她原创人物戏份我不知道怎么加,所以就…emm…怎么说呢,总之我自己会更到她手机回来为止(原本说我更单数章,她更双数章,但鬼知道她爸会收手机啊,原本计划开学前更完的)以及我为了赶进度,可能会有点草率吧,请多多关照

Q:过去一年都读了什么书?

《魔道祖师》《伪装学渣》《绝地求生awm》《默读》《破云》《破云2吞海》《FOG》《pubg世纪网恋》《提灯看刺刀》《不死者》

第一章

“魏无羡死了。大快人心!”

  乱葬岗大围剿刚刚结束,未及第二日,这个消息便插翅一般飞遍了整个修真界,比之当初战火蔓延的速度有过之而无不及。

  一时之间,无论是世家名门,还是山野散修,人人都在议论此次由四大玄门世家联率、大小百家参与混战的围剿行动。

  “好好好,果然是大快人心!手刃这夷陵老祖的是哪位名士英豪?”

  “还能是谁。他师弟小江宗主江澄呗,云梦江氏、兰陵金氏、姑苏蓝氏、清河聂氏四大家族打头阵,大义灭亲,把魏无羡那老巢‘乱葬岗’一锅端了。”

  “我得说句公道话:杀得好。”

  立即有人抚掌亮声应和:“不错,杀得好!要不是云梦江氏收养他栽培他,他魏婴这辈子就是个混迹乡野市井的庸徒……还谈什么别的。原先的江宗主可是把他当亲儿子在养,他倒好,公然叛逃,与百家为敌,丢尽了云梦江氏的脸,还害得江家几乎满门惨死。什么叫忘恩负义白眼狼?这就是!”

  “江澄居然就让这厮嚣张了这么久,换了是我,当初魏某人叛逃时就不是只捅他一刀,而是直接清理门户,否则他也没机会做出后来那些丧心病狂之事。对这种人,还讲什么同门同修青梅竹马的情面。”

  “可我听到的不是这样的啊?魏婴不是因为自己修炼邪术遭受反噬、受手下鬼将撕咬蚕食而死的吗?听说活活被咬碎成了齑粉呢。”

  “哈哈哈哈……这就叫现世报。我早就想说了,他养的那批鬼将就像一群没拴好的疯狗到处咬人,最后咬死自己,活该!”

  “话虽如此,可此次围剿乱葬岗,若不是小江宗主依夷陵老祖的弱点拟定计划,成功与否还难说呢。你们可别忘了魏无羡手上有什么东西,当初一晚上三千多个成名修士是怎么全军覆没的。





……

     



    雪澜捏紧拳头,指甲扎进肉里,血从手中流出,瞳孔中满是杀气,“哥哥…”喃喃说道。半晌,雪澜才恢复正常。




“魏婴…你在哪…”蓝忘机抬头望向远方,我好想你…





“哎…”彼梦微微叹了口气,“这个世界有点复杂啊…魏、晴、柔吗?看来这个平行世界会困难一点呢…”酒红色双眸平静下来。


“再此恭迎夷陵老祖魏无羡!”一名骚年朝天空喊道,随后便晕了过去。




……

        蓝忘机抬头,那是…信号烟花!似乎有些困惑“思追他们遇到困难了吗?”随后就踏上避尘,朝那个方向而去。


         两声琴响,蓝忘机落下,又是两声琴响,“含光君!”那鬼手很快被压制了,蓝忘机朝某个方向望了一眼,似乎是看到了什么,魏婴…是你吗…



         大梵山下

        “含光君,我们听着这一片的村民说他们村子里有几个人不知怎么了,从症状来看应该是食魂兽的原因”“嗯”蓝忘机应下



         一道剑光掠出,又是一个缚仙网破碎,这附近所有的缚仙网都被破坏了,唰的一声,避尘入鞘。突然,一个方向传来了声音,蓝忘机皱眉,快速朝那个方向走去。



        


           一道蓝色的剑光闪电般掠出,与金凌佩剑相击,直接将这上品仙剑的金光打得瞬间溃散。  


           那少年猛扑到蓝忘机脚边,与此同时,江澄的声音远远传来:“我道是谁。原来是蓝二公子”


             蓝忘机一语不发,目不斜视,静静站在江澄对面。江澄已算是极为出挑的俊美,可和他面对面站着,竟也逊色了几分,浮躁了几分,扬着一边眉毛道:“含光君还真不愧那‘逢乱必出’的美名啊,怎么今天还有空到这深山老林里来了?


              一旁的蓝景仪口直心快,道“江宗主也不在这里?”


           江澄冷冷地道:“啧,长辈说话,有你插嘴的份?姑苏蓝氏自诩仙门上礼之家,原来就是这样教导族中子弟的。”



          蓝忘机并不想与江澄交谈,朝一旁的蓝思追使了个眼色,蓝思追会意,对金凌道:“金公子,夜猎向来是各家公平竞争,可是金公子在大梵山上四处撒网,使得其他家族的修士举步艰难,唯恐落入陷阱,岂非已经违背了夜猎的规则?”


  金凌冷冷的神情和他舅舅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他们自己蠢,踩中陷阱,我能有什么办法。有什么事都等我抓到猎物再说。”


  蓝忘机皱了皱眉,这人真是跟江澄学了个十成十,便给金陵下了个禁言咒。江澄一看,金凌上下两片嘴唇竟粘住了一般无法分开,脸现薄怒之色,先前那勉勉强强的礼仪也不要了:“姓蓝的!你什么意思,金凌还轮不到你来管教,给我解开!”


         蓝思追道:“江宗主不必动怒,只要他不强行破术,一炷香便自动解开了。”


  江澄还未开口,林中奔来一名身着江氏服色的紫衣人,喊道:“宗主!”再见蓝忘机站在这里,脸现犹疑。江澄讥讽道:“说吧,又有什么坏消息要报给我了?”


  这名客卿小声道:“不久之前,一道蓝色飞剑,把您安排的缚仙网破坏掉了。”


  江澄横了蓝忘机一眼,心中的不快直接流露到脸上,道:“破了几个?”


  这名客卿小心翼翼地道:“……全部……”


  四百多张!


  江澄狠狠着恼了一番。

          

        

         江澄做出权衡,转头见金凌仍愤愤捂嘴,道:“含光君要罚你,你就受他这一回管教吧。能管到别家小辈的头上,也是不容易。”

  他语气嘲讽,也不知是在嘲讽谁。蓝忘机从不争口舌之快,听若未闻。江澄话中带刺,又是一转:“还站着干什么,等着猎物自己撞过来插|你剑上?今天你要是拿不下这大梵山里的东西,今后都不必来找我了!”

         

   ……(写不下去了,跳过一段)




         一段笛声传来,蓝忘机听出调子,心下一惊,魏婴…真的是你…

        


          蓝忘机猛地跑向那个方向,莫玄羽,哦不,魏无羡手中拿着一支竹笛,一步一步的往后退,蓝忘机一把抓住他的手腕,魏婴……





——————————————————————


嗨大家好!这里是岚煊呀~因为是汪叽视角,所以一开始也没什么好写的,我写的进度会有些快,请多多包涵,那么@死亡黎明曲下一章归你啦,下次见~


还有@诗韵我爱死你了~记得捧场啊!开学见~


楔子

那日,乱葬岗上洒满了鲜血,神明坠落,无数人欢呼雀跃,“夷陵老祖死啦!”



却无人知晓那日,一男子的悲伤



无人知晓那日,一女孩的怒气



无人知晓那日,一少女的叹息



无人知晓那日,一宗主的心情



究竟为何,一切的起因,在此展开……











———————————————————————


中二又草率的序章,提早说明一下,我们的文风偏沙雕

人物介绍

彼梦

代号:梦之Dream

身份:蓝家弟子(后期退出)

因为担心蓝家重男轻女而女扮男装进入蓝家,待人温柔(特别是在对待自家妹妹的时候「不在此时空)很受蓝老先生待见,特别端庄优雅,从未违反家规。


外貌:粉紫色长发(在蓝家伪装成黑发),平日里头发分成两半,长得十分漂亮(把五歌的脸往上安,毕竟是“五歌”的一个共生体)酒红色双眸。看我头像上的第一张,长得差不多


职业刺客,战斗力比含光君高一点点,知晓一切,读过原著,有自带cp(后期看情况写不写,但是有名字登场)




 @死亡黎明曲 来,到你了

公告

大家好!这里是岚煊呀!这次和 @死亡黎明曲 一起创作。是反视角哟,用汪叽的视角来写魔道~请多指教~  


雷点如下: 

1.我们俩个都是第一次创作,文笔不好忽喷


2.OOC


3.有原创剧情


4.有自创人物